川军北上抗战,有的既无刺刀也没有大刀,竟只能用枪托与敌人肉搏

时间:2019-09-05 来源:www.gltzj.com

  2019 法兰西铁骑

  

  (电视连续剧《壮士出川》)

  1937年10月26日,西回村以西的柏木井沟,川军王文振团与日军发生遭遇战,日军很快就突入了王团阵地。打肉搏战,别的川军部队还准备了大刀,王团连大刀也没有,只能用枪托与敌人搏斗。由于缺乏基本的近战武器,官兵就是再英勇无畏也无济于事。一名姓何的排长当先冲入敌阵,抓住敌人的机关枪与敌人对扯,结果另一个日本兵扑上前来,劈头一刀,就将何排长砍倒在地。

  王团坚持了一天,到晚上乘着夜色才撤了下来。孙震军即便到军、师一级也没有野战医院,师、旅、团虽有卫生队,但战前都没有配属绷带所、担架队等更多的战时抢救力量,导致在战场上常有遗弃伤员的事情发生。王团撤退时,就有一名负轻伤的士兵伏卧在地,未及转移。日军清扫战场,通常都是无论死伤,见人就是一刺刀,然后去而弃之。这名士兵也挨了一刺刀,刺刀扎得很深,从后颈一直穿到前颈,但却没有致命。日军走后,当地群众出来掩埋尸体,见他余气未绝,即用临时绑成的担架将其送到了潼关后方医院。经急行救治,受伤士兵竟全愈复员了。

  童澄旅折戟后,曾甦元旅又在平定县城的西郊附近与敌发生激战。曾旅的装备比王旅、童旅还要不堪,有的连居然只有两支枪能打得响,幸亏他们还有旅长曾甦元私造的四挺机枪,差一点的可以连打几发子弹,好一点的也可以打四五十发,这才勉强撑住了战局。敌人可能因注意力不在他们身上,所以也没强攻或冲锋,只是不断进行炮击和轰炸,曾旅以此坚持到晚上,终于得以撤出了阵地。

  

  (电视连续剧《正者无敌》)

  曾旅在战前先将辎重(其实也就是官兵的随身被盖卷等)放于平定,战斗中负伤的官兵也被送入城内。由于城内军民早已逃避一空,曾旅本身也没有担架队,伤兵无人接运,只好满城搁置。晚上全旅撤退时,负轻伤、可以行动的还能血淋淋地自己跟着部队走,数百名重伤员全都被遗弃在城里,无人过问。他们齐声痛呼:“唉,连长!营长!团长!旅长!我们都是四川人啊,跟着您走了这么远,就忍心把我们这样丢下吗?”“唉,弟兄们!我们是同着来打国战的哟!带了伤,就不管了吗?”“天呀!打国战就这样打的呀!”

  那场景真是泪随声迸,凄厉难闻。有的伤员为免落入敌手受辱被杀,在部队走后便急忙想办法自杀,剩下没死的,第二天日军进城,还是一人一刺刀,屠杀尽净。

  如此景象显然从军心士气上对已经落败的各部造成了更为沉重的打击。行进队伍中,有的士兵边走边哭,甚至痛哭失声,还有人愤慨绝望,大骂军官丧尽天良,“这一下好吃空缺了!”

  这都是邓锡侯、孙震的基本部队,看到这种样子,二人不免既失落又心痛,好在与撤下来的部队取得了联系,已是不幸中之大幸,只得赶快予以收容和掌握。

  

  (电视连续剧《正者无敌》)

  

  (电视连续剧《壮士出川》)

  1937年10月26日,西回村以西的柏木井沟,川军王文振团与日军发生遭遇战,日军很快就突入了王团阵地。打肉搏战,别的川军部队还准备了大刀,王团连大刀也没有,只能用枪托与敌人搏斗。由于缺乏基本的近战武器,官兵就是再英勇无畏也无济于事。一名姓何的排长当先冲入敌阵,抓住敌人的机关枪与敌人对扯,结果另一个日本兵扑上前来,劈头一刀,就将何排长砍倒在地。

  王团坚持了一天,到晚上乘着夜色才撤了下来。孙震军即便到军、师一级也没有野战医院,师、旅、团虽有卫生队,但战前都没有配属绷带所、担架队等更多的战时抢救力量,导致在战场上常有遗弃伤员的事情发生。王团撤退时,就有一名负轻伤的士兵伏卧在地,未及转移。日军清扫战场,通常都是无论死伤,见人就是一刺刀,然后去而弃之。这名士兵也挨了一刺刀,刺刀扎得很深,从后颈一直穿到前颈,但却没有致命。日军走后,当地群众出来掩埋尸体,见他余气未绝,即用临时绑成的担架将其送到了潼关后方医院。经急行救治,受伤士兵竟全愈复员了。

  童澄旅折戟后,曾甦元旅又在平定县城的西郊附近与敌发生激战。曾旅的装备比王旅、童旅还要不堪,有的连居然只有两支枪能打得响,幸亏他们还有旅长曾甦元私造的四挺机枪,差一点的可以连打几发子弹,好一点的也可以打四五十发,这才勉强撑住了战局。敌人可能因注意力不在他们身上,所以也没强攻或冲锋,只是不断进行炮击和轰炸,曾旅以此坚持到晚上,终于得以撤出了阵地。

  

  (电视连续剧《正者无敌》)

  曾旅在战前先将辎重(其实也就是官兵的随身被盖卷等)放于平定,战斗中负伤的官兵也被送入城内。由于城内军民早已逃避一空,曾旅本身也没有担架队,伤兵无人接运,只好满城搁置。晚上全旅撤退时,负轻伤、可以行动的还能血淋淋地自己跟着部队走,数百名重伤员全都被遗弃在城里,无人过问。他们齐声痛呼:“唉,连长!营长!团长!旅长!我们都是四川人啊,跟着您走了这么远,就忍心把我们这样丢下吗?”“唉,弟兄们!我们是同着来打国战的哟!带了伤,就不管了吗?”“天呀!打国战就这样打的呀!”

  那场景真是泪随声迸,凄厉难闻。有的伤员为免落入敌手受辱被杀,在部队走后便急忙想办法自杀,剩下没死的,第二天日军进城,还是一人一刺刀,屠杀尽净。

  如此景象显然从军心士气上对已经落败的各部造成了更为沉重的打击。行进队伍中,有的士兵边走边哭,甚至痛哭失声,还有人愤慨绝望,大骂军官丧尽天良,“这一下好吃空缺了!”

  这都是邓锡侯、孙震的基本部队,看到这种样子,二人不免既失落又心痛,好在与撤下来的部队取得了联系,已是不幸中之大幸,只得赶快予以收容和掌握。

  

  (电视连续剧《正者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