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31日的上海,仿佛置身2017年初的拉斯维加斯

时间:2019-08-08 来源:www.gltzj.com

?

  

  如今的贾跃亭即便早已从“下周回国”的调侃成为“不问归期”的笑话,但或许2017年初在“赌徒们”天堂的拉斯维加斯那场“为梦想窒息”的All In发布会至今让人记忆犹新。

  

  那天的贾跃亭荣光满面,一路小跑着奔赴聚光灯下,自信心满满的向全世界宣告着自己“造车梦”,“今天,FF向全世界展示了第一台颠覆性的量产车。这是汽车产业由汽油时代、电动时代,到互联网生态电动时代的一个里程碑。颠覆之路上必定荆棘重重,但我们相信一帆风顺的事业很难成就伟大。越大的磨难才是越好的锤炼。我愿意把我生命的全部交给我的梦想,Dream On and All In! ”

  

  而近日,在华人运通的首款量产定型车高合HiPhi 1的发布会舞台聚光灯下,“新品类”、“新物种”、颇似FF91的造型等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油然而生,即便是舞台中央不断闪烁的华人运通logo在提醒着自己,这个舞台并不是贾跃亭乐视超级汽车的舞台,而是属于56岁的丁磊,但脑海中也反复不断的浮现着贾跃亭那场操着一口略显蹩脚英语的ALL IN 发布会。

  

  尽管远在大洋彼岸无法回国的贾跃亭早已被称为“老赖”,抛开资金链的问题不谈,仔细想来,似乎真的没人能懂贾跃亭,当年他提出的“乐视汽车生态”被称为笑话,而如今雷军的“小米生态链”却一步步走向成功,造车新势力们也正在将曾经贾跃亭的理念逐渐变成现实。

  或许贾跃亭的梦想本没有错,而作为其曾并肩作战的老友,这一次丁磊把贾跃亭的“造车梦”带回来了。?

  丁磊不差钱

  有人说,贾跃亭最大的问题就是资金链问题,的确,目前市场上所有的造车新势力随着企业体量、运营成本、研发成本的增加,造车这场真金白银的“烧钱战”也变得愈发焦灼。

  其中,已经量产上市的蔚来在不到三年的时间,亏损金额高达198亿人民币,而李斌也曾经说过,“知道造车烧钱,没想到这么烧钱。”

  无独有偶,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也曾感叹“以前看别人做车感觉100亿太夸张了,现在自己跳进去才知道200亿都不够花”。

  而作为造车新势力中的“后起之秀”,华人运通首当其中面临的便是资金问题,其究竟需要多少资金仍不得而为之,但从其首款量产定型车高合HiPhi 1将要实现的性能来看,所需资金绝不会少于蔚来和小鹏汽车。

  

  不过,谈到外界最看重的资金问题,丁磊却显得非常风轻云淡,“整个华人运通无论是资金还是各方面的资源都非常充沛,还有不同方面的投资者,包括国有投资者。华人运通有非常扎实的财务和资金的支持,没有近期要披露的计划,但会不断地公开项目的进展。”

  同时,丁磊还直言:“融资并不是一个必须要PR的信息。”在他看来,不同的路径和不同的业务模式,牵涉到的资金是完全不一样的,有非常大的差别。所以现在市面上流传的所谓的门槛,那要有前提条件,没有互比性。

  如此看来,丁磊对外界最关心的资金问题是非常自信,据公开资料显示,华人运通背后由东海岸基金、江苏悦达集团、盐城国投全资子公司奥新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合作建立。其中东海岸基金被认为可以为其提供资金来源,而江苏悦达集团手中则握有的新能源汽车的生产资质(东风悦达起亚的主要股东之一),能够为华人运通提供成熟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制造体系。

  这也就意味着,华人运通不仅“不差钱”,而且还顺道解决了生产资质这一大难题。

  等两年久不久?

  

  即便是丁磊已经解决造车的最难的两座大山“资金”和“生产资质”,首款量产定型车高合HiPhi 1,要在2020年下半年试生产,2021年正式量产上市。

  而彼时大部分的造车新势力早已有量产交付两三年,同时,特斯拉也将国产上市。此外,按照目前国家的补贴政策,等到2021年高合HiPhi 1正式量产上市之际补贴恐怕也将完全退坡。

  但对于这些问题,丁磊似乎并没有认为高合HiPhi 1来晚了,也未对其有所担忧,在他看来,从历史长河来看,宝马(1916年)出现在奔驰(1871年)诞生三十年后,丰田(1937年)出现在通用(1908年)诞生三十年后,这个市场永远需要好的产品和好的品牌,我们现在打造的产品已经完全是和传统车不一样的东西,传统车几乎没有“大脑”,而我们的产品“大脑”特别好。

  对于补贴退坡,丁磊也认为这并算不上什么问题,“过了补贴退出的阶段,中国政府也不可能对单车再持续的补贴,必然会转向对整个产业的支持。而从华人运通本身公司的定位来看,也并未单一的汽车制造商,从车出发,是因为车一定会与未来的路和城相连。”

  

  实际上,早在去年华人运通便“别具一格”地提出了打破“车、路、城”三大体系的界限这一造车理念。对于车路协同的概念,丁磊坦言,“这个概念听上去很玄,实际上很简单。”他认为,自动驾驶未来发展的方向除了单车智能以外,一定是走向车路协同,和环境互动,因此华人运通所倡导的车路协同是一个系统的解决方案。

  因此丁磊对于华人运通的未来非常有信心,“从战略规划来说,华人运通的战略规划既超前又非常全面,是这个行业里面很有潜力,对未来也很有把握,所以华人运通在各种纬度都能够胜出。”

  或许贾跃亭从未有过造车梦

  

  即使在劳燕分飞之后,作为曾经并肩作伴的好友贾跃亭的造车梦也深深地映在以丁磊的内心深处。

  华人运通的发布会上,有着非常浓厚色彩的乐视汽车PPT风格,比如,华人运通称为“新品类”,而FF91被称为“新物种”;高合HiPhi 1被称为第“69+1”种电动超跑SUV造型,而在贾跃亭看来,FF91不是传统汽车里的任何一种,但“只要你买了一辆FF91,你可以把车库里的其他车都处理掉。”

  

  

  与此同时,在发布会结束后,更有网友将高合HiPhi 1称为“改头换面后的FF 91”,对此质疑,华人运通的华人运通首席设计官石志杰表示:“由于是新品类、又是电动车,里面还是要坐人的,所以会有一些可能类似的地方,就如同全世界的几十种SUV造型,假设新品类才会这样的话,那我们肯定是站在前面的。”

  抛开似曾相识的高合HiPhi 1的车身造型以及PPT不谈,与互联网出身的贾跃亭不同,丁磊是一位有着近30年传统车企造车经验和政府从业经历的“造车老兵”,他深谙造车过程中的每一个环节,也深知整个汽车供应链的不易。

  尽管如此,丁磊仍奋不顾身的投入这场艰难的“造车之路”,因为它身上有着作为一个老汽车人的“救赎使命感”,就像他回忆道当年曾在上汽通用时,“每天都要交付几千台车,一年交付一百多万台。我作为这家传统车厂的总经理,天天站在办公室看停车场,如果停车场满了就会焦虑,空了就很高兴。”

  因此,在他看来,“每天新增几千台发动机燃烧排放,尽管对油耗与排放已控制得较好,但仍是在排放。所以我希望卖出去多少燃油车,就通过多少台新能源汽车替回来。”

  

  尽管贾跃亭的“造车梦想”已经折翼了,但作为曾经并肩作战过的老友,或许贾跃亭的遭遇并不会在丁磊身上发生,毕竟有着30多年造车经验的丁磊一定会吸取贾跃亭的教训,先解决了资金和生产资质问题,同时也与政府有着密切的联系。

  不过,转年一想,或许贾跃亭本没有任何“造车梦”,而这一切都是丁磊所主导,如今没有忘记初心的丁磊只是在完成曾经未完成的造车梦想。

  如果按照规定的退休年龄,56岁的丁磊恐怕能奋战在一线的日子并不长了,但他仍对造车保持着一如既往的热情,“如果大家秉承着探索、自由、创造这样一种理念,带来的就是没有什么可以惧怕。所以不管是面对权威、面对困境,只要你有正确的思考,应该说什么都不是问题,什么都不是困难。”

  但毕竟汽车市场瞬息万变,廉颇老矣,尚能饭否?丁磊的“造车梦”该走向何方?只能交给时间来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