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人 VS 广州人,谁更会吃?

时间:2019-09-06 来源:www.gltzj.com

  2019 美食和爱不可辜负

  成都和广州,都是著名的美食之都,作为川菜和粤菜的大本营,一直占据中国美食版图的霸主位置,难分伯仲。

  那么到底,成都人和广州人,谁更会吃?

  

  广州人:连福建人都吃

  成都人:对川味绝对忠诚

  VS

  

  △广州“小蛮腰”

  无所不吃的广州人,在微博的江湖地里,成功将福建人加入了美食名单。段子间透露出的,是全国人民都认可的“杂食”习惯。

  

  作为粤菜代表的广府菜,取百家之长,用料极为广博。不管是飞禽走兽还是海生河鲜,都能摆上广州人的餐桌。

  除此之外,独特的早茶文化、广式点心、粥粉面等小吃,也是花样繁多。天上飞的,除了飞机不能吃;四条腿的,除了桌子不能吃,说的便是广州人。

  

  而得天独厚的商贸口岸,也助长了他们取材的狂野。''一口通商''的广州,商贾云集,街市繁荣,餐饮业自然也十分兴盛,闹市区茶楼、酒店、食肆众多,路边店林林总总,通宵达旦。

  ▼▼▼

  

  △成都-安顺廊桥

  成都作为后起之秀,随着川商和劳务大军的迁徙,川菜异军突起,风靡全国,川菜走了出去,但新鲜的味道却未必能走得进来。

  地处盆地,多雨潮湿,蜀道难限制了食材的流通,幸而本地物产丰饶,用麻辣祛除湿气,再辅之以形形色色的调料,以提升味觉享受,是一代又一代人的美食智慧。

  

  川菜的精髓在于“一菜一格,百菜百味”,不拘泥于食材,用调味本身将菜品发挥到极致,创造了麻辣、酸辣、鱼香、怪味、椒麻、红油、糖醋等20余种复合味型。

  而藏在行李箱中的辣椒红油和泡菜,诉尽成都人对川味的绝对忠诚以及骄傲,外地菜系的过于坚持,在这里,只能引起短暂的浅尝辄止,最后只能悻悻而归。

  

  广州人:中西结合的小精致

  成都人:被红油泡大的豪迈

  VS

  以广府菜为代表的粤菜,本身就具有浓厚的中西饮食文化融合的色彩。明清时期,广府菜不仅融汇了外来菜肴文化之精华,更是随着广东华侨的足迹走向欧美。

  

  受西餐的影响,吸收了其中的许多烹调技艺,“中菜西做”,或“西菜中做”,或“中西合壁”,这份开放和包容,是其他地区望其项背的。

  

  老广爱吃,也吃得讲究。

  这份讲究,依然从选材就开始了,新鲜度和品质是首要保障,食材原味之间是否和谐,色泽是否搭配,都需要深思熟虑,再结合西式精致的摆盘,成功走进大雅之堂。

  ▼▼▼

  饮食男女,吃得无非人间烟火气,比不上广州菜的精致高级,但川菜作为接受程度最高的百姓菜,吸引了无数食客走进成都的街头巷陌。

  

  尚滋味,好辛香,麻辣虽不是川菜的全部,但红油绝对是它的象征。

  在大多数人眼里,成都的美食,只靠红油便能一叶知秋。火锅、钵钵鸡、毛血旺、水煮鱼、麻婆豆腐、鱼香肉丝......万物泡红油,油香诱人,色泽亮丽,不拘小节。

  

  简单粗暴的刺激食客的眼球,凶猛地侵略食客的味觉,

  更能润物细无声地让食客的舌尖领略川味的美好。

  

  广州人:吃得很鲜,口味很重

  成都人:吃得很咸,看得很淡

  VS

  

  “鲜”,是广州人孜孜以求、奉为圭臬的味觉体验。它既在“五味”之内,又超越了“五味”,清中求鲜、淡中求美,并随季节时令而变。夏秋偏重清淡,冬春偏重浓郁,追求色、香、味、型。

  虽然味道以鲜美清淡为主,但广州人口味之重难出其右。

  

  

  注重食补,是“重口味”的温床。外地人到广州,如果当地老饕说带你吃点好东西/给你个惊喜,千万别追根刨底,问,就输了。田鼠、沙虫、蚂蚁、蜻蜓、龙虱,外地人听着就愁眉苦脸,但在本地人眼里,都是以一等一的滋补圣品。

  另辟蹊径,推陈出新,这大概也是广州人敢于尝鲜的另外一种表达吧。

  ▼▼▼

  

  而在成都,吃一顿火锅,撸一顿烧烤,今日的油盐摄入量就该宣布超标。重油重盐,在注重养生的今天,一直是川菜被诟病的一点。

  

  吃得多咸,看得就有多淡。没什么追求,又对什么都有点追求,是成都人的缩影。

  你若觉得咸,新派川菜应运而生,追求健康的食客自会光顾,而独爱本味的老饕也自有苍蝇小馆可坚守,新与旧在这座城市里和谐相处。

  这份淡定和包容,让成都一直年轻,在时间的流淌里,只有沉淀,没有皱纹。

  

  

  盐的味道,山的味道,风的味道,阳光的味道,也是时间的味道,人情的味道。

  这些味道,是我们与一座城市、一个家庭、一段时间的链接,其中的滋味和情怀,哪有高下之分。

  相同的味蕾,类似的肠胃,是最好的老乡。

  来源:成都生活君

  成都和广州,都是著名的美食之都,作为川菜和粤菜的大本营,一直占据中国美食版图的霸主位置,难分伯仲。

  那么到底,成都人和广州人,谁更会吃?

  

  广州人:连福建人都吃

  成都人:对川味绝对忠诚

  VS

  

  △广州“小蛮腰”

  无所不吃的广州人,在微博的江湖地里,成功将福建人加入了美食名单。段子间透露出的,是全国人民都认可的“杂食”习惯。

  

  作为粤菜代表的广府菜,取百家之长,用料极为广博。不管是飞禽走兽还是海生河鲜,都能摆上广州人的餐桌。

  除此之外,独特的早茶文化、广式点心、粥粉面等小吃,也是花样繁多。天上飞的,除了飞机不能吃;四条腿的,除了桌子不能吃,说的便是广州人。

  

  而得天独厚的商贸口岸,也助长了他们取材的狂野。''一口通商''的广州,商贾云集,街市繁荣,餐饮业自然也十分兴盛,闹市区茶楼、酒店、食肆众多,路边店林林总总,通宵达旦。

  ▼▼▼

  

  △成都-安顺廊桥

  成都作为后起之秀,随着川商和劳务大军的迁徙,川菜异军突起,风靡全国,川菜走了出去,但新鲜的味道却未必能走得进来。

  地处盆地,多雨潮湿,蜀道难限制了食材的流通,幸而本地物产丰饶,用麻辣祛除湿气,再辅之以形形色色的调料,以提升味觉享受,是一代又一代人的美食智慧。

  

  川菜的精髓在于“一菜一格,百菜百味”,不拘泥于食材,用调味本身将菜品发挥到极致,创造了麻辣、酸辣、鱼香、怪味、椒麻、红油、糖醋等20余种复合味型。

  而藏在行李箱中的辣椒红油和泡菜,诉尽成都人对川味的绝对忠诚以及骄傲,外地菜系的过于坚持,在这里,只能引起短暂的浅尝辄止,最后只能悻悻而归。

  

  广州人:中西结合的小精致

  成都人:被红油泡大的豪迈

  VS

  以广府菜为代表的粤菜,本身就具有浓厚的中西饮食文化融合的色彩。明清时期,广府菜不仅融汇了外来菜肴文化之精华,更是随着广东华侨的足迹走向欧美。

  

  受西餐的影响,吸收了其中的许多烹调技艺,“中菜西做”,或“西菜中做”,或“中西合壁”,这份开放和包容,是其他地区望其项背的。

  

  老广爱吃,也吃得讲究。

  这份讲究,依然从选材就开始了,新鲜度和品质是首要保障,食材原味之间是否和谐,色泽是否搭配,都需要深思熟虑,再结合西式精致的摆盘,成功走进大雅之堂。

  ▼▼▼

  饮食男女,吃得无非人间烟火气,比不上广州菜的精致高级,但川菜作为接受程度最高的百姓菜,吸引了无数食客走进成都的街头巷陌。

  

  尚滋味,好辛香,麻辣虽不是川菜的全部,但红油绝对是它的象征。

  在大多数人眼里,成都的美食,只靠红油便能一叶知秋。火锅、钵钵鸡、毛血旺、水煮鱼、麻婆豆腐、鱼香肉丝......万物泡红油,油香诱人,色泽亮丽,不拘小节。

  

  简单粗暴的刺激食客的眼球,凶猛地侵略食客的味觉,

  更能润物细无声地让食客的舌尖领略川味的美好。

  

  广州人:吃得很鲜,口味很重

  成都人:吃得很咸,看得很淡

  VS

  

  “鲜”,是广州人孜孜以求、奉为圭臬的味觉体验。它既在“五味”之内,又超越了“五味”,清中求鲜、淡中求美,并随季节时令而变。夏秋偏重清淡,冬春偏重浓郁,追求色、香、味、型。

  虽然味道以鲜美清淡为主,但广州人口味之重难出其右。

  

  

  注重食补,是“重口味”的温床。外地人到广州,如果当地老饕说带你吃点好东西/给你个惊喜,千万别追根刨底,问,就输了。田鼠、沙虫、蚂蚁、蜻蜓、龙虱,外地人听着就愁眉苦脸,但在本地人眼里,都是以一等一的滋补圣品。

  另辟蹊径,推陈出新,这大概也是广州人敢于尝鲜的另外一种表达吧。

  ▼▼▼

  

  而在成都,吃一顿火锅,撸一顿烧烤,今日的油盐摄入量就该宣布超标。重油重盐,在注重养生的今天,一直是川菜被诟病的一点。

  

  吃得多咸,看得就有多淡。没什么追求,又对什么都有点追求,是成都人的缩影。

  你若觉得咸,新派川菜应运而生,追求健康的食客自会光顾,而独爱本味的老饕也自有苍蝇小馆可坚守,新与旧在这座城市里和谐相处。

  这份淡定和包容,让成都一直年轻,在时间的流淌里,只有沉淀,没有皱纹。

  

  

  盐的味道,山的味道,风的味道,阳光的味道,也是时间的味道,人情的味道。

  这些味道,是我们与一座城市、一个家庭、一段时间的链接,其中的滋味和情怀,哪有高下之分。

  相同的味蕾,类似的肠胃,是最好的老乡。

  来源:成都生活君